□程虹簡歷 程虹1957年出生,1982年大學畢業,文學博士、教授,在首都經貿大學外語系任教30餘年,主要從事英語教學與研究,主持研究自然文學與生態批評項目,並任校學術委員會委員,出版多部介紹美國自然文學的著作和譯作。程虹在北大進修時與李克強相識結婚,兩人育有一女。
  □總理夫人 

  30年教書育人被譽為總理軟實力
  昨天,首次陪同李克強總理訪非的總理夫人程虹,隨著新華社國際部官方微博發佈的照片,走進了公眾視野。她與李克強有著相同的上山下鄉的經歷,兩人相濡以沫30年,她的成長軌跡、生活和工作情況,都成為媒體和公眾渴望獲知的。作為總理夫人,她十分低調,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其實,程虹還是一名教書育人的教育工作者,是首都經貿大學外語系教授、知名學者,她也被海外媒體譽為“李克強的軟實力”。
  ‘知青生活’ 公社裡低調的“金花”
  在網絡上,關於程虹的消息也不是太多,大多數網站引用的關於程虹的成長和生活經歷,大多來自於由陝西出版集團陝西人民出版社主管、主辦的《時代人物》中,一篇名為《李克強夫人是誰》的文章。
  文章中提到,程虹,出生於鄭州的一個幹部家庭,父親程金瑞時任共青團河南省委副書記,母親劉益清則是新華社記者。“文化大革命”期間,程虹前往河南郟縣“廣闊天地大有作為人民公社”插隊。在公社,勤奮努力的程虹當上了生產隊隊長,她也被譽為公社“五朵金花”之一。據當年曾和程虹一起工作的女知青回憶稱,程虹雖然是幹部子弟,但為人親切平和,謙遜低調,“有魄力,有幹勁,實實在在”。
  程虹後來在北大進修期間,與李克強相識結婚,並育有一女。
  ‘著作等身’ 同事眼中純粹的學者
  與她作為總理夫人的低調相比,程虹的另一個身份在學術界卻聲名遠揚,她被視為頂尖的美國自然文學研究專家。早在中國社科院讀博士時,程虹就開始專研美國文壇新流派自然文學。當時師從社科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趙一凡。後來,程虹又曾在美國布朗大學擔任訪問學者。
  她出版了國內第一部系統介紹評述美國自然文學的著作《尋歸荒野》,翻譯了美國自然文學經典《醒來的森林》及《遙遠的房屋》等一系列著作。同程虹有著十幾年接觸的譯叢編輯李學軍表示,程虹的認真和純粹讓人非常感動和敬佩,“那麼多動物植物的生僻名字,有些鳥的名字,連中文我都不認識,為了一個字,她會查閱英、漢字典,百科全書,辭海,辭源,一定要弄得清清楚楚,現在這樣的學者已經很少很少了。”
  程虹早前在談到譯著體驗時表示,在這個信息發展極其迅速的時代,當人們甚至是一路狂奔,急於抵達終點時,她的行動顯得慢了,因為“文字工作要慢功”,“做學問要精”。
  在程虹的理念中,高校教師應當重新拾起屬於文人那份對學術的崇敬及對於治學的執著。她懷念充滿理想主義的上世紀80年代。那時,老師們淡泊名利,學生們在課間討論的是王維的詩歌。她說,只有老師不浮躁,才有可能培養出學風踏實、做人端正的學生。
  她認為,做學問需要靜心和定力,需要堅守和沉澱。這些東西無關短期的功利和時髦。而正是這份定力,讓她最終獲得學術上的成功。
  ‘教書育人’ 學生心中的十佳教師
  除了學術上的成就,作為首都經貿大學的一名教授,程虹還是學生心中的“好老師”。
  在一次校內講座中,程虹引用《論語》中的“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來闡述自己對學術和生活的態度。她說,“為己”就是找對自己的學術興趣,提高自身的素養,堅守學者的操守,在追求真知的道路上慢慢前行;“為人”就是在前者的基礎之上,對家庭負責,對社會負責,做一個有擔當的人。
  在一次講座中,程虹講起“生態與美國文學文庫”。說起那些叢書時,程虹如數家珍,具體到哪些書有幾個版本,版本之間有什麼區別,文筆、段落、書名典故,她都能信手拈來。往往一個封面、一個標題、一幅圖片,她都能引出一個故事。這讓年輕老師驚嘆。曾有老師請教程虹如何做到文獻信手拈來,把握自如。程虹的答案是,用傳統的“笨”方法——數不清的讀書卡片。
  多年來,她屢獲各類教學獎項,發表的教學科研論文涵蓋了從本科生至研究生英語教學的精讀、泛讀、演講、聽力、教材評述及新課開設等諸多領域。
  在教書育人上,程虹兩度被學生選為學校“我心目中的十佳教師”。被評為北京市高校優秀青年骨幹教師、首都經貿大學優秀任課教師。獲北京市高校優秀教學成果二等獎及北京市高校第三屆哲學社會科學中青年優秀成果獎。
  近年來,程虹一直在主持研究“自然文學與生態批評”項目。獲得教育部留學回國人員科研啟動基金、留學人員科技活動擇優資助項目及北京市優秀人才培養專項經費等項資助。
  >>新聞幕後 發表文章懷念知青經歷
  同李克強總理在很多場合都回憶過他那段上山下鄉的經歷一樣,程虹對於自己那段時間的經歷也難以忘懷。1994年8月1日,程虹在《光明日報》發表文章《難忘那片熱土》,回憶下鄉的勞動往事中寫道,“汝河是我們插隊時的落腳地——半場村邊的一條河。一想到它,我們就會聯想起下鄉的經歷和那段青春年華。”
  二十年後,身為人母的程虹,再次站到了這條河的旁邊,仿佛回到了少女時代,“我們歡笑著,迫不及待地把手足浸在河水中。”感嘆著,“曾游過祖國的許多名山大川,但都不能使我產生在汝河邊所涌出的這份情思,這份激動。這汝河灘上曾有我的汗水和淚水,有我的奮鬥與追求,也有我的困惑和迷茫。”
  當時負責知青的“石頭隊長”讓程虹記憶猶新,“記得剛到板廠時,他還特意帶我們去汝河坐了一次擺渡船,著實讓我們這些年輕人‘浪漫’了一回。當然,如果我們在幹活中出了差錯或沒完成定額,隊長也絕不心慈手軟。碰上這麼一個開明的隊長,知青們都感到十分幸運。幾乎每個知青都認為石頭隊長是一個值得尊敬和感激的人。”
  >>記者追訪 出訪前拜托學校不安排採訪
  首度陪同總理出訪,夫人程虹的點滴細節都成為公眾及媒體追逐的焦點。而作為一名教師,她所任教的首都經貿大學無疑成為最具故事性的“突破口”。但是,當記者滿懷期待地致電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時,再度“領教”了總理夫人低調做人的風範。
  首經貿對於記者採訪要求回覆稱,程教授在隨總理出訪前,已特別拜托校方不安排涉及她本人的採訪。學校一致“封口”,已婉拒了多家媒體希望採訪程虹教授的同事、學生等身邊人的要求。
  本組稿件採寫京華時報記者李琦綜合人民網新華網中新網首都經貿大學網站
創作者介紹

施丹

fm24fmkb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