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凌晨4時,在廣州市黃埔區沙步社區一片城中村的深街窄巷裡,總有一個嬌小的身影,她輕倚牆壁,側著身子賣力地揮動手中的掃把。這是環衛女工段富姣。段富姣3歲那年因意外失去聽說能力,從此一直生活在無聲的世界里。8年來,她每天堅持提早兩個小時到崗,用無聲的微笑和勤懇的勞作堅守這片社區馬路。她還有一顆熾熱的善心,曾為不相識的獨居老嫗拖地、洗衣,在馬路旁等候皮包失主足足3個小時,看到老人在街頭摔跤會毫不猶豫地上前扶起。街坊鄰居一說起這位聾啞女工,總是不約而同地豎起大拇指。
  撰文 南方日報記者 賴競超
  實習生 李思文
  凌晨4時到崗堅持8年
  廣州黃埔區南崗街沙步社區是一座典型的城中村。2005年,為補貼家用,段富姣從湖南老家隻身前來與在廣州打工的丈夫會合,至今一直住在沙步社區。
  22日,記者來到沙步社區的南寧坊大街,所謂大街,其實是一條寬不過5米的馬路,一邊緊挨河涌,一邊是密密麻麻的低矮住宅,十幾條逼仄的小巷橫穿其中,段富姣每天的工作就是負責打掃其中的8條小巷。
  每天凌晨4時,當南寧坊大街的居民還沉浸在睡夢中時,段富姣已經拿著掃把、簸箕,推著垃圾車開始工作。“我們規定的上班時間是早上6時到11時,但段富姣總是提前兩個小時到崗。”同事謝玉華告訴記者,凌晨4時人和車輛會比較少,對聽不見的段富姣而言,打掃難度會降低很多。這個習慣,段富姣雷打不動堅持了8年。
  段富姣身高只有一米四幾,她平日使用的掃把豎起來都要高她半頭。8條長約百米的深巷加上30米長大街的清掃任務,對這個看起來瘦削單薄的女人而言一點也不輕鬆。
  “由於巷子窄,垃圾車進不去,她只能用一個四方的箱子把垃圾一箱一箱地從小巷子運出來。今天早上,她前後掃出了4車垃圾。”謝玉華與段富姣共事多年,基本能看懂她的手語。
  儘管很辛苦,工資也不高,但段富姣卻非常珍惜這份工作。剛來廣州時,段富姣撿過垃圾、當過洗碗工,曾經因為洗碗把手上的皮膚都泡爛了。後來聽說社區保潔隊在招環衛工人,丈夫何禮財就讓段富姣過去試試。“一開始保潔隊因為她是聾啞人有些顧慮,但見她很勤快,就安排她打掃比較安全的內巷。”謝玉華說。
  採訪進行一半,段富姣焦急地用雙手比划著,原來她急著要回到崗位上打掃衛生。去年10月,勤懇的段富姣榮獲廣州市“優秀城市美容師”稱號。
  帶上意見簿讓街坊給自己“打分”
  “她掃地很乾凈,非常能幹。”南寧坊大街上的居民見我們經過,拼命豎起大拇指誇贊段富姣。他們對這位每天都遇見的陌生人很熟悉。
  但段富姣剛到南寧坊大街從事保潔工作時,情況並非如此。因為聽不見,又無法與他人進行言語溝通,段富姣一開始的工作讓街坊鄰居對她頗有微詞。比如聽不到腳步聲而不慎掃到行人的腿,把菜攤上商販專門留起來的菜葉當作垃圾掃掉。
  “別人一開始不知道她是聾啞人,叫她她不答應,人家自然不滿意,還到保潔隊投訴過她。”謝玉華說。段富姣雖然失聰,但心如明鏡,她從來不抱怨,也不搞特殊,而是想出各種法子剋服困難。
  她先是自創了一種獨特的掃地姿勢——輕倚牆壁,側著身子移動,這樣她就能掌握來回車輛情況,儘管這會加大她的保潔難度和強度。
  同時,為了更好地瞭解街坊鄰居想要表達的意思,斗大個字不識一個的段富姣總是隨身帶上一個筆記本和一支筆,讓居民把意見寫在本子上,而後她再拿給同事看,把街坊的要求牢記於心。漸漸地,原本不理解她的居民也慢慢認可了身邊這位不尋常的環衛工人。
  蹲守3小時苦等皮包失主
  何禮財2002年到廣州打工,在此後的三年,又聾又啞的段富姣一個人在湖南老家挑起照顧年邁家婆和年幼兒子的重擔。在何禮財看來,妻子是一個心地非常善良且能幹的女人。
  “她在路上看到老人家拎很重的東西,都會主動上前幫忙拿,我見到很多次了。”謝玉華說,段富姣特別熱心腸,附近曾有個獨居老太太,身體不好行動不便,段富姣每次打掃到老太太家門口,就會順道幫她打掃屋子、洗衣服。
  前年夏天,一位老人家摔倒在段富姣工作的馬路上,一些人擔心被訛不敢上前幫扶,但段富姣看見了快步上前把老人扶起。瘦小的她沒法一個人把老人送去醫院,只能著急地發出“啊啊”聲。這時人群中有人認出老人,急忙跑去通知家屬。後來老人的家屬送來酬金,她微笑著婉拒。
  段富姣的生活並不寬裕。12年來,段富姣和丈夫何禮財一直住在沙步社區城中村的一套20多平方米的出租屋內。而在湖南老家,何禮財還有一位86歲的老母親、一個14歲的兒子和一個56歲智力有缺陷且身患胃病的哥哥需要照顧。孝順的何氏夫婦將每月工資的一半寄回老家。雖然家庭貧寒,段富姣卻拾金不昧。去年春節前夕,段富姣在掃地時撿到一個裝有幾萬元的皮包,站在原地足足守候3小時,終於等到失主,將失物如數歸還。
  “扶起摔倒的老人,
  當時沒想太多”
  ■對話
  這是一次非常特殊的“對話”,面對提問,段富姣只能用手語表達,通過丈夫何禮財的解釋,我們得以瞭解段富姣最真實的內心世界。
  南方日報:老婆婆摔倒,路人都不敢輕易上前,您為什麼不害怕被潑“污水”?
  段富姣(段富姣只比划了一個流淚的動作):老人家當時倒在地上,都哭了,我真的沒想太多。
  南方日報:孩子不在身邊,一兩年才得以見一面,會不會很想他?
  段富姣(段富姣用左手輕拍自己的心口,又將右手高舉過自己的頭頂,興奮地重覆很多遍):我的兒子今年14歲了,長得特別快,已經高我一個頭,我特別想念他。
  南方日報:今年您有什麼心愿嗎?
  段富姣(段富姣快步走到租房的牆角,用手拍牆,做粉刷狀):前年在老家蓋了兩層半的房子,孩子和老人已經住進去了,但是一直沒有裝修,我希望自己更賣力地工作,賺更多的錢,把房子裝修一新,讓家婆和小孩生活得更舒適。
  廣東省“關愛好人”
  基金捐款方式
  開戶行:中國銀行廣州農林下路支行
  戶名:廣東省宋慶齡基金會
  賬號:697757760206  (原標題:馬路上的無聲守護者)
創作者介紹

施丹

fm24fmkb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